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生物标志物对淋巴瘤的影响

  • 作者:携康国际
  • 时间:2020-11-17 04:39
  • 来源:未知

阅读数

有研究表明一些新的治疗,会出现交叉耐药或Bcr-Abl(T315I)突变,并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引起疾病复发。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但其他生物标志物的靶向治疗,已经显著影响了非霍奇金淋巴瘤(NHL)的疗效;针对抗CD20的人鼠嵌合性单克隆抗体利妥昔单抗(ER)的研发,预示着非霍奇金淋巴瘤治疗新时代的临近。
然而,利妥昔单抗更早在治疗滤泡性淋巴瘤显示有效,现已作为标准的单一疗法,应用于一线治疗滤泡性淋巴瘤。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化学治疗药物的联合应用,可治疗惰性和侵袭性CD20阳性的B细胞淋巴瘤;相关利妥昔单抗的研发,还推动了随后的利妥昔放射免疫交联物的研发和认可。
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由于利妥昔单抗是一种嵌合性抗体,为了更小化地降低注入反应,和消除人类抗体对药物的抵抗,研究者们也在着手开发完全的人类性抗体如IMMU-106(hA20)。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为深入的抗体临床评价,主要基于对淋巴细胞表面抗体表达的认识;现已研发出抗CD22的偶联物和抗CD40等一系列药物。
目前,还在研制抗肿瘤坏死因子相关的调亡诱导配体(TRAIL)的药物,来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和进展期的实体肿瘤。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可以通过激活其他信号途径,来抵抗靶向治疗。人们也开始研究应用联合抗体的治疗方法,如CMC-544联合应用利妥昔单抗,阿仑单抗联合应用CHOP,以及联合应用TRAIL拮抗剂和利妥昔单抗的方案。
国立癌症研究中心转诊机构携康国际了解到,总之以抗体为基础的治疗,已经对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产生深刻影响。可以肯定的是,在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中,人们将进一步明确这些联合应用药物的使用方法。
 

收藏此文章(238)

相关阅读

友情链接

英医院生殖中心 美国英医院生殖中心 第三代试管婴儿 Shawkea T-1